我们进入了知识付费的时代了?

2017-07-22

如果你经常用手机听音乐,会发现很多歌曲是付费的,这涉及到音乐的版权问题。往大了说,其实属于知识权的一部分,更确切的说,不管是音乐的版权问题,电台节目收听也是要花钱的,这是为知识付费。

2016年在互联网被誉为三大元年:人工智能元年、网络直播元年和知识付费元年。

知识付费领域已经产生四大巨头,分别是喜马拉雅FM、知乎、得到和分答,其中喜马拉雅FM和知乎占据着领先优势。本文尝试从行业发展的角度,通过可追溯的数据剖析知识付费领域的成长过程和竞争现状。

为什么知识付费会在2016年爆发?市场、用户、技术发展为这个行业储备了怎样的爆发条件?

1.社会竞争日趋激烈,人对自己未来发展感到焦虑。

印象笔记刚刚发布的《中国知识工作者研究报告》中,将知识工作者比作20世纪的缝纫女工——知识成为赖以谋生的工具,身为知识工作者的优越感正在降低,与之伴随的是焦虑感的提升,而化解焦虑的方式就是通过学习充实自己。《中国知识工作者研究报告》指出知识工作者也是终身学习者,85%以上的知识工作者喜欢阅读,87.2%的知识工作者为学习课程付过费。

2.互联网碎片化了人们的时间,用户希望利用碎片时间获取知识。

人们越来越难拿出大块时间安静地读书或者参加课程,大量的碎片时间不可虚度,因此人们更多地使用随身携带的智能手机来填充碎片时间获取新知识。

3.内容生产门槛低,用户需要更权威和有效的知识。

微信公众平台在2013年普及,自媒体迅速发展。互联网用户接触到的信息很多,而生产者的准入门槛却很低。人们在享受互联网免费带来的种种好处的同时,也饱受低质信息爆炸带来的伤害,因此人们渴望更加权威的信息来源和更加高质的知识体系。

4.人们的付费习惯正在慢慢养成。

微信打赏、付费阅读出现,还有一些用户主动尝试用二维码为优质内容付费,此外付费微信群、付费分享会等也逐渐成形,用户的付费意识和为优质内容付费的意愿正在加强。

5.移动支付普及,知识付费更加方便。

2013年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已达 12197.4 亿,同比增速 707%,支付手段不再成为障碍。

在2015年底,知识付费已经初见雏形。12月,果壳推出了在行,提供一对一付费咨询服务;罗辑思维推出了得到,从知识新闻、音频书切入知识付费领域。

2016年4月开始,知识付费进入高速发展期。

4月份,知乎推出了值乎,真正意义上进入了知识付费领域;

5月份,知乎推出知乎Live,开启实时知识问答。紧接着,果壳在行团队推出分答,仅用42天时间,就获得了超过1000万授权用户、100万付费用户。

6月份,得到上线的《李翔商业内参》仅10日就获得超过4万用户的订阅量;喜马拉雅FM也开始进军付费订阅,第一个付费节目是马东与奇葩天团带来的《好好说话》,第一天就售出25731套,销售额突破500万。

至此,分答、知乎、得到和喜马拉雅FM成为知识付费领域的四大平台。